澳洲中文网-澳洲新闻

霍顿在孙杨抗议和Shayna Jack问题上打破沉默

2019年8月5日 | 编辑: |

澳洲游泳冠军霍顿在颁奖台抗议孙杨后打破沉默,透露了爆炸性的说法,指游坛里很多人是嗑药的骗子。

这名23岁的澳洲人接受7号台的《星期天晚上》节目采访,讨论了他的抗议和之后澳洲海豚队队员Shayna Jack被测出体内有违禁药的事情。

霍顿一直以来是反对体育里服违禁药的活动家。主持人问他体育脏到什么程度,然后他说了这个爆炸性的指控。

他说: “我们不知道有多少运动员,有多少游泳运动员是不干净的。我认为猜测没有意义,但是的,有很多。”

虽然如此, 霍顿对于Jack的阳性测试结果很快就反驳了有人说他和澳洲游泳协会是虚伪这些指控。

他告诉Melissa Doyle: “我们不是伪君子。我们表达我们所坚持的。我认为澳洲肯定是坚持干净体育的。没有人真的知道有什么想法或感觉,我认为,当时,你知道的,我们还有另外一次决赛,我们还有一天比赛要进行。我认为区别就是她测出阳性后她就回澳洲的,她没有在世锦赛上比赛,这样让我对澳洲系统感到有信心,让我知道澳洲人要干净体育。我们不会让我们的运动员逃避,因此我们可以质疑,并且可以从世界其他地方要求更多的东西。”

霍顿很长时期以来在游泳池里是孙杨的对手,但主持人问他对这名中国明星有什么想法时他没有评论。

孙杨因为使用曲美他嗪在2014年被禁赛三个月,报道说这是因为他心脏有问题。

因此2016年奥运会上孙杨和霍顿展开激战。孙杨在训练池上在霍顿面前泼水,然后霍顿反驳说 “他泼水是跟我打招呼,但我没有回应,因为我没有时间跟嗑药的骗子打招呼。”

霍顿击败孙杨在里约赢了金牌,但这名中国明星在光州反击赢了世锦赛冠军的头衔。

但孙杨还要上CAS的听证会,因为去年他用锤子砸碎了他的血液瓶子。

根据报道,去年9月三名反兴奋剂检测员找到了孙杨,但只有一个人有正规的资格。

霍顿说他计划了抗议,但不知道他会真的去做。

霍顿承认说: “ 比赛两天前,我对事态感到不满,我认为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这样做。然后我告诉拿了第三名的Gabriele Detti ‘我想这样做,你认为如何?’,他说 ‘不,不,我不想这样做’, 这没问题。”

“我尊重他的决定,然后我不确定我会不会真的这样做,但我在最后一分钟做了,因为我不想后悔,我不想以后会想那时我应该这样做。”

“站在那里,感觉很难受。感觉怪怪的,没有人知道应该做什么,然后突然间观众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开始鼓掌,我感到心头一热,我想 ‘OK,这做对了。”

霍顿颁奖台之后他和家人被愤怒的中国粉丝死亡威胁。

但他得到了英国游泳运动员斯科特的支持,他在孙杨赢得冠军的200米自由泳比赛中获得第三名,他也拒绝站在颁奖台上。

然后美国游泳员在霍顿回到运动村后对他鼓掌,霍顿说这样“比颁奖台上的事情更震撼”。

但当Jack测试结果公开后,别人用另外的态度来看霍顿的抗议。虽然他承认这是令人失望的,但他还是会这样做。

他说对孙杨的抗议不是个人恩怨,但是更广泛地抗议服用违禁药的运动员。

霍顿说: “这不是中国-澳洲之间的事,这不是中国 VS全世界的事。这是原则,这是体育应该如何管理和控制的事情。“

霍顿用词很小心,但他对世界游泳管理机构提出了尖锐的批评。

他说: “你知道的,自从回来之后,有人退出了商讨。”他说的是Jack的爆炸新闻影响了他的赞助前景。

“我宁愿去游泳也不想担心这些事情。但当没有人做任何事情的时候,运动员就要挺身而出了。”

Jack周五与反兴奋剂高层见面,并且发誓说: “我会不停下来的,直到我证明是清白的。”

在霍顿拒绝在世锦赛上与孙杨站在颁奖台上后,中国国家媒体用Jack阳性测试结果指责澳洲游泳协会在反违禁药问题上是虚伪的。

相关文章

用户留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