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中文网-澳洲新闻

益生菌一点用也没有! BBC, ABC和美国科学期刊联合曝光你最爱的益生菌!

2018年9月11日 | 编辑: |

益生菌成为大家喜爱的营养品已经不是一两天了,就算是普通酸奶,只要打上“特殊菌群”的旗号,也可以比普通酸奶售价要高出3倍多。

消费者仍然趋之若鹜,因为都指望酸奶可以促进自己的肠胃健康。

最近,除了酸奶,市面上还有种类繁多的益生菌保健品,许多妈妈都会给自己孩子买益生菌粉加以补充。

这种保健品被称为婴幼儿保健神器!不仅可以激活儿童机体免疫,改善过敏,还能调理肠胃,增强体格,便便畅通……

可谓是好处多多。

在大家越来越重视健康的今天,益生菌市场发展势头相当迅猛!

益生菌是什么?

益生菌是指全部有益菌的总称。是具有正面效益的活性微生物,包含乳酸菌,酵母菌等等。

其中又以乳酸菌占了绝大多数。

益生菌有什么作用?

益生菌在肠道内可与致病菌竞争,借此改善肠道内的菌类平衡。

在澳洲,妈妈们也爱为宝宝选购益生菌的产品。

99%的人都认为,益生菌有百利而无一害,除了小Baby外,老年人和孕妇也会服用益生菌片去改善“健康”。

然而,这一定理却在最近发生了反转!

英国BBC、加拿大CBC等世界权威媒体争相报道了一条惊人的新闻:

       

《BBC》:“益生菌其实一点用也没有!”

 《ABC》: “益生菌不仅不会起到好的效果,还会阻碍身体恢复健康!”

《The Forbes》:你买益生菌吗?益生菌或许对你的身体无益,反而有害。

 

《科学美国》:益生菌真的有用吗?

不过就是通常被大家认为是好的益生菌,为什么被报道出这样的问题呢?

仔细研究这些新闻报道发现,位于以色列的魏茨曼科学研究所(Weizmann Institute of Science)等机构的研究人员9月6日在美国《细胞》(Cell)杂志上发表了两项有关益生菌的研究。

魏茨曼科学研究所(Weizmann Institute of Science)可是世界顶级的研究所,排名世界第6。

 

研究所免疫学家Eran Elinav博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人们十分青睐益生菌,尽管针对益生菌的文献是非常有争议的。”

Eran Elinav博士

研究团队在第一项研究中,分别给25名志愿者服用了益生菌,通过上内窥镜和结肠镜考察参与者的肠道菌群状况。

该研究将将参与实验的人分成了两组:

第一组吃市面上购买的非处方益生菌;

第二组只吃安慰剂。
(安慰剂(placebo)指不含任何药理成分的制剂或剂型,外形与真药相像,如蒸馏水、淀粉片或胶囊等。相当于是做对照试验了。)

Eran Elinav表示:最后得到的结果让人意想不到,吃益生菌的那组人,又可以分成两类,因为出现了两种不同的结果。

一类人称作“resisters”(排斥者),这类人吃下益生菌后的结果是:一头进,另一头出,细菌根本没有黏附在肠道上。

另一类人称作“persisters”(存留者),这类人吃下益生菌后,肠道菌群确实发生了一些改变。

也就是说,就算什么都没有做,就是有一部分人天生无法吸收吃进去的益生菌!

Elinav博士表示通俗地表示:“他们没有对人类宿主做任何事,它们只是路过而已,并没有附着在肠道上……”

花了那么多的钱买来的营养品,吃了竟然等于白吃……

不过通过一些事前检查,是能够预测哪些人是resisters的。

紧接着就进行了第二项研究:

另一项研究显示,益生菌还可能给健康带来负面影响。

很多人在接受过抗生素治疗后被告知可通过服用益生菌来重建肠道菌群。

于是,Elinav博士带领的小组研究了在服用抗生素后服用益生菌,看益生菌能否帮助志愿者恢复肠道菌落正常水平的情况。

结果,和消炎药同时使用,效果更糟糕!

比如阿莫西林,抗生素的一种,也就是消炎药。

研究人员请3组共21名健康的志愿者在进行抗生素治疗后,第一组志愿者服用了益生菌,第二组志愿者进行了自体菌落移植,第三组志愿者则什么也没有做。

实验结果发现,服用益生菌的一组比什么也没有做的一组,结果更加糟糕!

在服用消炎药后,益生菌虽然很容易在人体肠道内“安家”,但却会抑制肠道基因表达。并且,让肠道菌群在数月内都无法恢复到使用抗生素前的正常水平。

Elinav说,“这些结果揭示了益生菌对抗生素使用者可能存在潜在副作用,甚至可能长期干扰其肠道微生物组!而后者的更改已经被认为与肥胖、过敏和炎症性疾病有关。”

“相比之下,用自身微生物补充肠道是一种个性化的自然治疗方法,可以彻底逆转抗生素的影响。”

另外,益生菌还可能影响你的大脑!

你有过在上一秒要叫出朋友名字,下一秒却突然忘记他叫什么吗?

这种现象叫做脑雾现象,脑雾为无法集中注意力、短期记忆差的情况,虽然还无法确认成因。

但科学家发现,吃了益生菌的人可能会有此现象出现!

乔治亚州奥古斯塔大学教授 Satish Rao最新研究找到30名患者,其中有22名服用益生菌,他们皆出现了脑雾及腹胀的症状,进一步发现吃了益生菌的患者,小肠中细菌大量生长,血液的D-乳酸的含量也高于正常人的2~4倍。

目前已知D-乳酸对脑细胞暂时有毒性,干扰认知、思维和时间感。

当脑雾病患者停止服用益生菌并以服用抗生素治疗以减少肠道菌群数量时,他们大脑的印象模糊现象就会消失!

“这以结果表明,我们不应依赖‘一体适用’的方法,我们需要的是采用新的范式:适应性好的个人化菌群,或者标志性的细菌组合,因人而异。”

Elinav教授还说:

“我很好奇,看到这样的研究结果后,益生菌行业的人反应如何……但是,如果你看了我们的研究,那你可以有所作为,生产对消费者更有益的产品。”  

阿德莱德的肠胃科医生Daniel Worthley则说,这两项研究激动人心,但是,如何将这样的结果运用到临床,仍然不清晰。

Worthley医生还说,益生菌包装上那些“模棱两可的种种健康功效”,值得我们担心。

“我认为,包装上使用‘may’这样词,可能让消费者困惑。作为一个医生,你不能只是‘不造成伤害’,还应让病人受益。”

Worthley医生也说了:想要保持肠道菌群健康,当然最好的方法是饮食健康。

今年7月也有一项研究指出了益生菌产品存在的问题。

这项研究发表在美国医师协会(ACP)官方期刊《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指出这些产品相关的不良危害的相关报告几乎总是缺失或不足。

作者表示,这些产品的“不良事件报告, 在健康人群中的确不多见,但是在部分患者特别是住院患者身上,确实有过一些不良事件报道”。

毫无疑问,现在的广告里到处可见益生菌饮品的宣传。流行文化归流行文化,如果真的要将益生菌当作治疗手段,各位朋友们还需要三思!

相关文章

用户留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