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中文网-澳洲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中国留学生被情敌殴打致死, 伤痛仍未抚平, 父母首曝悲剧发生背后的故事

2018年3月19日 | 编辑: | |

胡龙翔(右)与父母合影。

两年前,19岁的中国留学生胡龙翔(Longxiang Hu,音译,又名Jeremy Hu)在墨尔本唐人街小巷的一场斗殴中身亡。胡龙翔的父母近日接受了澳洲广播公司的独家访问,这是他们在独子死后的首次发声。

2016年4月15日,胡龙翔在唐人街Latrobe Place被时年22岁的万申良(Shengliang Wan,音译)踩踏、踢打头部约5次。死前,他是雅拉谷文法学校(Yarra Valley Grammar)12年级的学生。他的父母称,在这场斗殴发生前的一周,其子曾告诉他们自己受到电话骚扰,不过他不想透露致电者的身份。

维州高级法院(Victorian Supreme Court)获悉,斗殴前的一日,万申良于凌晨4:00左右用普通话向胡龙翔发送威胁性的语音留言,出言恐吓他:“你知道你得罪了谁吗……我只是想说,我想打你!”万申良的留言中还夹杂着不少脏话。

“妈妈别担心,没大事”

胡龙翔的母亲袁丽萍。

胡龙翔的母亲袁丽萍(Liping Yuan,音译)说,儿子从未告诉她致电者是谁,“因为他很贴心,他不希望给别人制造麻烦”。

“她只是对我说,’妈妈别担心,这只是我们小孩之间的事,我们谈过了,没大事。”

当时,胡母并不清楚纠纷的细节,也不知是万申良发的信息。她劝儿子报警,但胡龙翔却表示,自己所受到的恐吓没那么严重了。

袁丽萍告知胡龙翔不要接相关电话,不过他称,他们(指万申良等人)换了号码后仍不断打电话给他。

法庭获悉,另一名中国学生詹森(Jason)(鉴于法律原因使用化名)喜欢上胡龙翔的女友,但女方并未回应他的感情,于是詹森泄愤在胡龙翔身上。

胡龙翔的父亲胡波(Bo Hu,音译)称,不顾父母的劝告,胡龙翔当晚还是去见了詹森,以求化解两人的分歧。

詹森的父母说,很多年轻的学生都没有准备好应对这类情况。他们表示,海外留学生和新移民遇到类似问题时,应当考虑联系警方或校方。

不要试图像我儿子那样谈谈了事。他的想法太天真了。”

据悉,今年2月9日,澳洲联邦最高法院对胡龙翔被殴致死案作出终审判决,施暴者万申亮获得“从轻发落”,被判过失杀人,而非故意杀人罪。

中国留学生胡龙翔被殴打致死。

“每件事都做得很好,但是显然不够”

雅拉谷文法学校的校长梅里(Mark Merry)称,胡龙翔并未告诉任何一位老师,自己收到恐吓电话及语音留言。他称,如果胡龙翔告知老师,校方就会报警。

“我们每件事、方方面面都做得很好。”

雅拉谷文法学校校长梅里。

梅里表示,胡龙翔与为他提供寄宿的澳人相互信任,也很信赖其“指定监护人”——家人的一位朋友。此外,学校有一名“乐于助人、充满爱心”的员工在与国际学生沟通,同时国际学生与本地生之间也相处和睦。

“我们每件事都做得很好,但显然不够。”他说:“我们失去了一名学生,我们不得不自问,我们还能做什么。”

据悉,胡龙翔身亡后,学校已经作出多项改进,包括为国际学生举办更多个人安全讲座,聘请了更多的汉语辅导员,增加语言教学等。

尽保护留学生的道德义务

国际教育协会(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代表了全澳超过600名海外留学生支持人员。该组织担忧,对于高中、大学的学生来说,专业支持人员并不足够。

该协会维州与塔州地区主席盖伊(Manorani Guy)表示,在国际学生入学率激增的情况下,支持人员并没有增加。“我们价值300亿澳元的国际教育行业,需要划拨更多资金去培训、雇佣他们。”

“我们有道德义务去给予他们全部支持,这是我们需要从胡龙翔案件中汲取的教训。我们需要检查所有的教育机构,看看我们的漏洞在哪儿,(所需检查的)不仅是高中。因为,会有更多的‘杰里米(Jeremy,指胡龙翔)’在其他情况下出现。”

相关文章

用户留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