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中文网-澳洲新闻

阿斯利康血栓:这种罕见的综合征是什么,是怎么引起的?

2021年4月13日 | 编辑: |

自从一些人在接种阿斯利康公司的Covid-19疫苗后出现罕见但严重的凝血现象后,全世界的研究人员一直在努力了解为什么会出现凝血综合征,即所谓的 “血栓形成伴血小板减少症”(血小板数量低的凝血)。

大多数血栓病例发生在脑部的静脉中(一种称为脑静脉窦血栓形成的症状,或CVST),不过有些发生在其他静脉中,包括那些腹部静脉(脾静脉血栓)。血栓病例的死亡率很高。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疫苗正在导致这种罕见的凝血综合征。那么,受影响的人身上会发生什么,更重要的是,为什么?

我们对这种综合症了解多少?

血小板是一种细胞,通常通过聚集在一起形成血块来帮助止血。在受这种罕见的凝血综合征影响的阿斯利康疫苗接种者中,血小板的数量会下降。剩余的血小板和白血球会发生一种独特的免疫系统反应,正是这种反应使血液变得更加结块,从而导致凝血。

这种情况与另一种比较罕见但严重的凝血症非常相似,是由使用一种叫做肝素的血液稀释剂引起的。使用肝素和注射阿斯利康疫苗时,这种罕见的凝血障碍都是在两周内出现的,通常在第4天到20天之间。

在接受肝素治疗后受影响的人,免疫系统会对肝素和一种叫做 “血小板因子4 “的蛋白质的复合物产生抗体,引发这种危险的凝血。接受阿斯利康疫苗后受该综合症影响的人也有同样的复合物,他们的血浆中含有对血小板因子4的抗体。

是什么原因导致这种凝血?

新南威尔士大学St George and Sutherland临床学院血液学研究部门的高级研究员Jose Perdomo博士说:“我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为什么发生‘还不知道。”

他说,关于为什么会发生肝素诱导的血小板减少症,很多事情还是未知的,这种情况最早在60年代见诸报道。他说,可能永远无法得知疫苗诱导的血小板减少症的确切机制。

但也存在一些理论。

Perdomo说:“一是有些人因为之前的细菌或病毒感染,已经有了这种病症的倾向。”

这是因为感染会导致身体产生所谓的无细胞DNA,基本上是来自血液中垂死细胞的细胞外DNA(虽然无细胞DNA也可以来自正常细胞)。

Perdomo说:“那个DNA表现得像肝素——这个DNA与被称为血小板因子4的蛋白质形成复合物。这个复合物导致产生抗体,抗体将这个复合物视为入侵的细菌。一旦有复合物,你就会产生所有这些反应,包括例如激活凝血。”

Perdoma说,关于为什么疫苗会引发那种针对血小板因子4的抗体反应的一个理论是,阿斯利康疫苗中含有DNA。“所以,一些人体内的DNA进入血液循环,并引发这些相同的复合物。”他说,“但这只是猜测,还没有被证明。”

另一种理论是,可能有一些人容易因疫苗而产生炎症。这种炎症会导致无细胞DNA的产生,然后形成复合物,导致凝血。

Perdoma说:“我们知道的是,最后的复合物是一样的。也就是说,针对血小板因子4的抗体产生了。而这种复合物就是激活血小板和其他血细胞形成血栓的原因。”

还在研究哪些理论?

欧洲药品管理局(EMA)的一份报告指出,应考虑到所有可能的理论,如疫苗批次中可能存在的质量缺陷或杂质,或在接种疫苗时引入的物质。

年龄有多大的危险因素?

Perdomo说,肝素诱导和疫苗诱导的血栓症状之间有一些差异,年龄似乎是其中之一。通常情况下,年龄越大,越容易患肝素诱导的血小板减少症。

而疫苗引起的综合症,似乎50岁以下的人更容易受到影响。

Perdomo说:“在一个对疫苗后有这种反应的人的研究中,除了一个人之外,每个受影响的人都在50岁以下。其他人都是49岁及以下。因此,在疫苗引发血栓的情况中,似乎更有可能是年轻人有一个过度活跃的免疫系统。这是不寻常的,因为在所有其他这种血栓形成的案例中,老年人群的风险更高。”

然而,目前还不能确定年龄是一个风险因素。有少数病例是老年人。虽然女性的报告较多,但这可能是因为女性更有可能在护士等高风险护理岗位上工作,所以给她们注射了更多疫苗。

Perdomo说:“然而,现在已经有很多老年人接种了Covid-19疫苗。不过,许多国家还没有对每个人进行仔细观察,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只有少数国家报告,也是为什么我们不能确定某些年龄组或整体的发病率是多少。”

肝素和疫苗引起的血栓综合征的另一个区别是,持续的肝素治疗似乎会引发反应。而疫苗则是在单次注射后就会引发反应。欧洲药品管理局的一份报告称,引起反应的机制一定不同,或者说,受影响的患者以前曾以某种方式接触过引发抗体反应的东西。

这种凝血现象有多常见?

澳洲免疫技术咨询小组(Atagi)是一个向卫生部长提供建议的独立医学专家小组)。根据该小组的资料,研究表明,每100万人口中大约有4至6人患此病。然而,据报道,德国和一些斯堪的纳维亚国家的发病率更高。

Atagi的一份声明说:“目前该不良事件存在不确定性,报告的风险率也不同。”

我们有什么方法来检测它吗?

是的,人们在接种疫苗后可以进行一项测试,以了解他们的血浆中是否有针对血小板因子4的抗体,这也意味着医生可以判断病人是否有这种特殊的罕见类型的凝血,而不是其他即使没有接种疫苗也会发生的不太危险的其他类型凝血。

Perdomo说:“这项测试将有助于治疗,因为我们知道不应该做什么。当这些疫苗血栓病例第一次出现时,医生是把他们当作正常的凝血病人来治疗的,这不是治疗这种极端反应的方法。”

澳洲和新西兰的血栓和止血协会制定了疫苗接种后血栓的检测和管理指南,这将进一步提高安全性。

有证据证明是疫苗引起的吗?

Perdomo说:“我们仍然不能绝对肯定,但所有的证据都指向这个方向。我们还在测试澳洲的病例。但所有的病例都有血小板因子4抗体,而且没有接触过肝素,疫苗似乎是这些病例之间唯一的联系。”

其他Covid-19疫苗是否也出现了这种凝血现象?

维州免疫安全服务部流行病学和信号检测负责人Jim Buttery教授说,在全球接种的7000多万剂辉瑞疫苗中,只有两例脑静脉窦血栓形成的报告,均发生在美国。不过,这两起病例都没有出现阿斯利康病例中的低血小板。

欧洲药物管理机构正在调查四个可能与强生COVID-19疫苗有关的病例,但目前还处于早期阶段,信息量非常少。与阿斯利康疫苗一样,强生疫苗也是一种病毒载体疫苗,它使用一种被称为腺病毒的无害病毒,来欺骗细胞制造COVID-19病毒的刺突蛋白。

Buttery说:“阿斯利康仍然是我们认为一种很可能有罕见但真实的凝血副作用的疫苗。”

来自Flinders大学医学与公共卫生学院的Nikolai Petrovsky教授说,凝血综合征是由疫苗中使用的新型黑猩猩腺病毒引发的,还是由疫苗中的其他成分引发的,目前还没有确定。

他说:“希望能对这个问题进行紧急科学调查。”

相关文章

用户留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