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中文网-澳洲新闻

这对最”土”夫妇刷爆朋友圈: 在家生娃、播种、染布、酿酒…这就是爱情的样子!

2019年4月16日 | 编辑: |

六和阿雅是对居住在大理的日本夫妇,

俩人都没上过班,

六最爱的事是种田,没有之一,

而阿雅喜欢染布,做衣服,

比起甜蜜的爱情,

这对已经在一起八年的小夫妻,

有着更“土味”的幸福。

六,阿雅,还有大儿子和空、结麻

八年前,阿雅嫁给六,

俩人租了大理当地的农民房当成家,

六每天骑着摩托车去古城外的田里劳作,

自己种稻米,种三四十种蔬菜,

得空还养鸡、养鸭、榨油,

阿雅则在家忙着染布、做天然护肤品、

烤蛋糕、酿酒、做醋……

反正能自己动手的绝不花钱。

最厉害的是,

他们的三个孩子都是自己在家接生的……

有个节目组后来采访了阿雅在家生小孩的事儿,

视频一放出来,

满屏弹幕刷过都是:硬核!

农忙的时候,阿雅会带着小孩儿去田里看六劳作,

闲下来的时候,俩人就坐在院子里,

陪着孩子玩耍晒太阳,

偶尔在院子里开个派对,

六就会开心地玩起他喜欢的音乐。

陪孩子玩耍

开音乐派对

要是碰上第二天要去市集,

六就负责摘菜宰老母鸡,

阿雅则负责炖汤做备料,

精心准备的28碗拉面,

总是在市集上被一抢而空。

 

即使是在大理,像六和阿雅这样过着如此纯粹地农民生活的人也并不多,但是这一家五口却是找到了自己真正喜欢的生活模式,并且认真地守护着。

 

一起分担家务、一起养孩子、一起播种生活,然后同时做着各自喜欢的事,把生活过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大理的农忙时节,六的稻田里总是人最多~

 

 

在和阿雅认识之前,六其实是个“浪子”。

 

六的真名是上条辽太郎,出生在日本的一个小城,因为“辽”和“六”的发音很像,在大理待久了后,这里的人都非常亲昵地叫他“六”。

 

18岁以前,六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来中国,更没想过会成为一个农民。

叛逆期的时候,他是一个喜欢足球、地下摇滚、嬉皮文化、迷幻电音、扎着脏辫的日本都市青年,他常常深夜和朋友开着机车,沿着海岸线一路狂奔。

 

但他很迷茫,不知道自己未来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唯一确定的是不想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六和一个采访记者在自己家的小院子里聊起自己的过往

 

大学刚上了一个学期,他做了一个非常大胆的决定:“老师,我不想上课了,我要环游是世界。课程我会自学,作业我会定期发邮件,考试的时候我就回来了!”

 

同学们都以为他疯了,没想到老师却被打动了。

 

就这样,他带着对世界的好奇上了路。

他在北海道赏雪、在鹿儿岛的森林里游荡、

在冲绳看火山喷发……

他去不同的地方,

遇到喜欢且适合自己的就住下来,

身上没什么钱,

他就靠劳动和服务换取免费的食物和住处,

这让六一路上学习了很多技艺。

 

在冲绳,遇到火山爆发

 

走过很多地方,

但他最爱的还是农村:

“村里都是老年人,特别好客。

只要我帮他们干活,就不用了发愁吃住问题。”

他跟着当地老人学习种地、做味噌、

种菜、开拖拉机,干各种农活。

第一次接过自己亲手创造出来的食物,

这个一直流浪的汉子居然一下子眼眶红了。

对这些以前好不了解、不以为然的手艺,

他越发充满了尊敬和热爱。

不想做朝九晚五的上班族,

也不想被消费主义捆绑,

他选择做一个亲近大自然的农民。

接下来的一切都像是命中注定一般。

他遇到了同样在外到处旅行的阿雅,

共同的人生价值观让六和阿雅很快走到了一起,

他们在泰国相遇,

在大理相聚,并决定留下来。

俩人在举办的简易婚礼

 

至于为什么是大理?

六说,一切都是缘分:

“我来了这里就有了工作可以赚钱,

有了朋友,有了地方可以睡,

有了地,这些不是我自己找的,

所有的东西都是从外面来的,

我感觉应该留在这里。”

他们喜欢的大理

 

在大理的生活几乎是自给自足。

 

包括生孩子也是,六和阿雅的三个孩子都是在家里自己接生的。

 

怀第一个孩子的时候,临产前,医生说羊水太少建议剖腹产。但他们坚决不同意。

思前想后决定自己在家接生。

为了准备接生,他们托人从日本带回自然分娩的书学习,阿雅也每天练习瑜伽,更加清晰地感受身体的变化。

阿雅

虽然做了很多准备工作,但第一个孩子来临的时候还不是很顺利,早上阿雅的羊水破了,午夜过后还没生下来。六就有些着急,决定如果太阳升起前孩子还出不来,就去医院。刚做出决定,孩子在凌晨5点多来到世上。

 

在大理这几年,六和阿雅也相继接生了他们的第二个、第三个孩子。

大儿子叫和空,小儿子叫结麻

家也搬了三次,最近的一个家在2000多米海拔上的银桥村。

 

穿过一条长满茂密杂草的长廊,七拐八拐,在村子的尽头,便是六和阿雅的小院。

 

在他们搬进来前,这个老宅子早就荒废了。屋顶的瓦片上露着大大小小的破洞,大部分木椽子都腐朽了,房梁和椽子完全撑不动屋顶。

 

不通电的老屋里漆黑一片,还到处漏风,家具也都缺胳膊断腿。

刚付完房租的六和阿雅手上没什么钱,重新修葺房子的事儿几乎全由自己来。

 

把二楼屋顶上的瓦片一块块地起掉、清洗,然后用盐和石灰密封好上面的孔洞,把椽子拆了,重新打磨、洗刷了一遍房梁,又买了些旧椽子换上。

 

还想办法拉来电线,自己砌墙堵住漏风口,还在屋里搭建取暖炉,给各个房间通了暖气!前后花了一年的时间才把小院彻底进行重修和改善。

六用汽油桶做的取暖炉子,为了给阿雅和孩子一个温暖的家

院子里的花,墙头的仙人掌就让它们自由生长。

 

建起一间淋浴间,装上太阳能,洗澡就更方便了。他还砌了一座面包炉,阿雅最爱的烤面包,孩子们喜欢吃的饼干、蛋糕就都有了。

古城里没有花样繁多的玩具,他们在院子里做了个蹦床,孩子们玩得可开心了。

六和阿雅并不看重房子多好看,更加注重功能性,比如有个院子能给孩子玩耍,有块空地能种些萝卜、土豆,有个后院能养鸡鸭,这样的生活是他们想要的。

 

修房子只是自给自足的生活的开始。

 

“日本人说的『百姓』是可以做100件事情的人,我是个百姓,意味着我会种地、做吃的、做乐器、做衣服,还可以做其他好玩的事情”,六说。

房子搞定后,六就飞快地跑去租了块田,种下番茄、土豆、茄子、青椒……30多种蔬菜,一家人的口粮全得从田里出。

 

他种地“不翻土、不施肥、不拔草”

每天还会和稻谷聊天,

“怎么样,今天还好吗”,

在田埂上播放日本民谣,

给麦子听电子音乐。

但六说,这就是他想要的”自然农法。

 

减少对土地的干预,

让蔬菜自由生长,

作物间间隙也要特别大,不能相互挤着,

这样作物才会过得开心。

产出的果实也最丰美。

等到作物丰收的时候,六就会给朋友们发信息,朋友们就从各个地方赶过来帮六一家收割粮食和蔬菜。

 

阿雅在家准备好二三十人的午饭,等到日头高高挂起,干活的友人们便在稻田里一边吃一边聊着粮食收成的事儿。

种好的粮食和蔬菜一部分用来全家人食用,一部分拿去和邻居换其它食物和生活用品。

六和阿雅喜欢这种带着劳作气息的物与物之间的交换,仿佛不仅仅是交换了物品,也交换了朋友之间的感情。

 

比如六和阿雅擅长种粮食蔬菜,做的味噌汤很好喝,朋友魏道做啤酒和萨拉米很棒,互相之间就可以交换。

六卖的味增汤料,火麻油面霜等等

 

也有一部分拿到市集去卖,他坚持每天早上五点半起来摘菜,然后骑三轮车送到集市,“那会儿的菜最好,最新鲜。”

就连火麻油也是刚榨两三个星期以内的,他才肯卖给客人。

 

六经常说:“在中国,好的东西就是贵,我不喜欢。我喜欢很多人吃我的菜,因为它们新鲜、自然。我喜欢让一般的人也能吃,不是只有有钱人才能吃。”

 

自已种麻子、收割、冷榨,做的一系列麻子油护肤品

朋友们夸他和阿雅“什么都会”,六和阿雅却觉得自己种菜、自己做食物、自己染布、自己做包……这种生活态度和生活方式没什么稀奇的,传统的农村生活就是这样的。

 

做人和农法想通,孩子的教育上六和阿雅也是顺其自然。

 

一有空闲,他和妻子会带孩子们到农田里、到山里去撒欢。向大自然学习最基本的知识。

六和阿雅并不是想让孩子以后也做农民,但是他们希望孩子们知道粮食是哪里来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他和阿雅送孩子去普通幼儿园读书,一方面,这里的私立幼儿园他和阿雅负担不起,另一方面,孩子以后接触的也是普通人。

 

 

 

很多人问六和阿雅,自给自足的生活是不是很累,但他们觉得:“年轻的时候必须要多干活,才有好的生活。虽然日子过得很辛苦,但辛苦就是幸福。”

 

有爱的人在身边,有孩子在成长,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他们不幸福,又有谁幸福呢?

图片素材来自六提供

部分动图和截图来自节目《我住在这里的理由》第115期

文字资料来自书籍《六》,作者苏娅

作者:城叔

带你探寻美好空间

认识更多有趣的人、事、物

微信公众号:一人一城

(ID:yirenyicheng01)

转载请联系作者授权

相关文章

用户留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