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中文网-澳洲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观点: 为什么我们需要拥抱悉尼的发展, 而不是赶走移民

2018年10月10日 | 编辑: | |

最近SMH进行的民调显示,三分之二的受访对象认为悉尼应该限制移民并将这些人送去偏远地区。然而,这种对“小悉尼”的向往,对于有潜力成为世界级大城市的悉尼来说,会带来糟糕的后果。

尽管这些限制移民的支持者们“把新移民安置在低人口偏远地区”的想法看起来是一种合理分布,但是结合澳大利亚的移民情况和政策来看,这并不可行,事实上可以预测的是,新移民们在偏远地区居住的限制时间结束之后,一心离开的人还是会马上逃离偏远地区。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政策上将劳动力中的“即战力”安置到没有工作机会的地方,这在分配上来看是一种错误分配。换言之,一个拥有IT技术的新移民被分配到不需要IT从业者的偏远地区,那他在当地有什么存在意义呢?

悉尼是世界上密度最低的大城市之一,因此那些“澳大利亚真是挤”的言论并非客观,即使这里总人口达到了2500万大关,我们还是一个地广人稀的国家。对于澳洲城市发展的负面评价事实上正在阻挠城市的生长,让悉尼在变成真正世界级大都市的道路上越走越慢。

最近总有人抱怨:悉尼正在忍受着作为全球重要经济中心城市所衍生出来的城市病,这让我想起一位历史学家对于古罗马帝国的嘲讽:“古罗马帝国当年存在的时候,根本没有人意识到它很神圣很强大是一个伟大的帝都,一切都是后人给予的评价”。同样的道理,现在生活在悉尼的我们,或许坚信悉尼在全球经济的地位举足轻重,但是数百年后在后人看来,悉尼可能就是个经济搞得不错的亚太城市。尤其考虑到我们在过去十多年总喜欢靠回顾反思来医治现存城市病,而并不是靠前瞻性规划来规避潜在风险,那么我们绝对是在走过去别人走过的弯路。

增加密度绝对不是道路拥堵,铲除树木,破坏城市天际线风景的罪魁祸首,事实上增加密度对于改善社会经济环境方面问题都有积极作用。现在社会上一些势力通过夸大城市拥挤程度来让群众深信悉尼“过度开发”并制造恐慌,但事实完全相反,这些拥挤都是发展不足而带来的恶果。反对者强烈抵制高密度规划,抵制综合用途土地开发,抵制内城区的高质量公寓之后,结果只能是所有居民都住在市外,每天在上班路上堵的死去活来。

对于在高效的公共交通枢纽周边安置高密度人口,我认为这个规划思路是没有错的。因为交通枢纽周边是价值无限的黄金地段,而交通枢纽是由纳税人的钱投资而来的,所以产生的福利自然也该由大家共享,那么更多市民住在黄金地段享受生活便利,何错之有呢?

而增加密度也是容纳更多新移民的必要措施,移民有多重要?无数证据和历史已经证明过,澳大利亚基建和经济得以发展,移民在当中产生的推力是不可忽视的。所幸早前政府已经意识到要在各大城市中为迎接新移民而准备好居住地点和公共服务,那么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让这些地方接纳新移民。

如果社会上反对发展的声音越来越大以至于让政府在引导城市发展上束手束脚,那么20-30年后我们将感到懊恼,并感叹我们的城市里是如此的拥挤,污染如此严重,经济如此脆弱,以至于市民的经济能力无法支持修建一条悉尼至墨尔本之间的高铁。

回到开头,我至今都十分疑惑,到底SMH接触到的这些受访者们被问到的问题是怎么描述的?或许是“你认为将移民送去偏远地区是好主意吗?”这样的诱导性问法,如果是的话相信大多数在这方面没有深思的人下意识都会觉得这主意不错。但这个想法事实上与我们城市发展的需求相悖,其次这个访问结果也说明有些人在澳洲该如何发展以及城市该如何发展这些问题上根本没有深思。

对于澳大利亚来说,国家发展是我们必须要实现的目标,现在还不是控制人口放缓发展的时候。相反,我认为现在是发展,是让我们国家更伟大的最佳时机。

此文来自规划顾问公司EG Urban Planning 主管 Shane Geha 在SMH上的投稿,仅供分享,不作商业用途。

相关文章

用户留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