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中文网-澳洲新闻

美帝净网计划再抡一锤砸向微信

2020年8月11日 | 编辑: |

川建国在美国当地周四 (8月6日) 晚间签署了两份行政命令,下令在45天后,也就是2020年9月20日前,任何美国人或任何美国企业都禁止与TikTok及其母公司、WeChat及其母公司做交易。

TikTok问题之前已经专门详述过,此处不赘述。关于微信,很多国内媒体在报道的时候用了“封杀微信”这个不太符合原文的表述。白宫行政令的原文是“any transaction that is related to WeChat by any person, or with respect to any property, subject to the jurisdic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也就是任何美国人和实体不得与微信交易,这个关键词“交易”指的是什么现在很不明确,但是肯定和封杀有区别。

如果我们按照正常的理解,“交易”应该是指在谷歌应用商店和苹果商店下架微信APP,不能再下载或者是使用、购买任何与之有关的服务——比如理财、支付、转账、赞赏等。

更严厉的地方在于,这个行政令不仅包括美国公民,还包括绿卡持有者以及任何受美国法律管制的在美人士,涉及面是相当广了。

但是这里也有疑问,如果之前就已经下载的,而且不产生具体交易行为,比如仅仅是通讯,能不能用呢?这个行政令并未明确。具体的细节解释有待执行部门美国商务部进一步明确。

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份空前严厉,对微信来说算是沉重打击的海外折戟。至少TikTok美国业务还可以卖给微软,有个好收益。而微信直接被禁,等于突然死亡,损失惨重。美帝开了这个头之后,很难保证没有其他国家跟进——就如华为一样。

尽管微信的用户大多数集中在国内,但是海外用户群的丧失,对一款以用户为基础的社交软件来说,绝不是好消息。你退出市场,必然就会有其他软件接替,你以后想再抢回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川普的行政令的法律依据是《国际紧急经济权力法》(IEEPA),这个法律给予总统在国家紧急状态下,不需国会批准,实施对外国经济制裁措施,包括并不限于限制外币交易、银行封锁、冻结甚至没收资产等。这次针对微信所给出的理由是:TikTok和微信会自动抓取其用户的大量信息,这种数据收集可能让中国获取美国人的个人信息。另外,该应用还可以获取到访美国的中国公民的信息,让来自中国的监控延伸到海外。

封禁这两款软件早就已经风闻很久,从8月5日,美帝国务卿蓬胖的表态中,我们可以清晰看出,这是美帝策划已久的“净网行动”(Clean Network)的一个部分。

按照蓬胖的说法,“净网行动”包括五个方面的“确保”:一是电讯运营商,确保中国的运营商与美国电讯网络脱钩;二是应用商店,中国的软件威胁隐私、传播病毒、散步宣传和不实信息,必须从商店中清理出去;三是应用程序,防止不受信任的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预先安装程序;四是云系统,防止美国公民的敏感个人信息以及公司的知识产权等在中国公司可接触到的云系统中存储和处理;五是电缆,确保联系美国与国际互联网的海底电缆不受侵害,避免被大规模收集情报。

首批遭到点名的中国公司包括微信、抖音、阿里、百度、中移动、中电信、华为。可以看得出,美帝的净网行动完全是针对中国制定的“科技铁幕”。它和之前对部分中国公司的制裁不同,这是一个全方位、不留死角的国际防火墙。如果真的实现,那么中国的高科技行业将被彻底排除在未来国际数码经济的大门之外。

我们已经习惯了“墙”的存在,但是可能大多数中国人没有想过,除了自己的墙,别人会反过来再建一堵墙,二次围堵。你不想让别人进去,自己也永远别想出来。

按照蓬胖的说法,目前已经有30多个国家和地区加入了美国的净网行动,世界上很多主流的电讯公司也已经清理完毕,承诺以后只使用信得过的电讯商……这个说法到底是虚张声势,还是已经成竹在胸,很快就可以验证。但无论如何都不是什么好事。

科技脱钩作为最容易实现的一个脱钩领域,可以看得出来美帝早就已经设计了一场步步紧逼的大麻将,而且还拉了盟友一起打。在科技脱钩的背景下,恐怕是全面脱钩的后手正在到来。

相关文章

用户留言.

  1. zoe说道:

    July 16 (UPI) — Up to 75% of the coronavirus strains circulating in New York City in early March shared genetic similarities with those seen in Europe and other areas of North America, according to an analysis published Thursday by the 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The findings are significant, given that they are based on samples of the new coronvirus, SARS-CoV-2, collected from patients at five hospitals in the city selected intentionally because “of their high use” by people who are “self-identified Chinese speakers,” the agency researchers said.

zoe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