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中文网-澳洲新闻

维州半年内逾50人自愿执行安乐死

2020年2月19日 | 编辑: |

维多利亚州的安乐死计划执行6个月以来,已有50多人接受自愿协助死亡,没有证据表明他们中的任何人是被胁迫的。

但州政府呼吁联邦政府废除一项禁止医生在电话中讨论自愿死亡的法律,担心这可能会使维多利亚州地区的绝症患者处于不利地位。

维州的自愿协助死亡审查委员会在今天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显示,在维州安乐死计划中,去年6月至12月期间有52人进行了自愿协助死亡。

其中9人已经使用由医生管理的药物进行安乐死,而43人是自己使用药物。

维多利亚州卫生厅厅长珍妮·米卡科斯(Jenny Mikakos)表示,尽管该计划的申请资格标准很严格,但人们对此依然有很强烈的需求 。

周三,她告诉记者:“我们一直清楚,自愿协助死亡是有非常严格的资格审查–这正是议会的意图–但尽管如此,公众对此还是有强烈的需求。”

自愿协助死亡审查委员会主席、前最高法院法官贝蒂·金(Betty King)表示,选择安乐死的人的一些家庭成员不同意他们的决定,但仍然会支持他们。

尽管眼睁睁看着心爱的人死去会带来创伤,但他们对这一经历基本上有积极的看法。

金女士告诉记者:“人们的反馈主要是关于(安乐死)这个过程是多么的平静,我的父母或我的爱人能够做出选择,被家人包围,演奏音乐,只是安静地睡着了,这是多么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

金女士表示,她没有看到儿童或其他人向他们所爱的人施压或强迫他们安乐死计划的证据,这是2017年辩论该立法时一些议员担心的问题。

“我没有看到–我一直在寻找,相信我,我没有看到任何形式的胁迫迹象,”金女士说。

但该委员会的报告称,他们担心2005年的一项联邦法律的影响,该法律规定,人们通过各种通讯渠道和手段煽动或劝说他人自杀是犯罪行为,可被罚款。报告还指出,该法律禁止医生通过标准的远程医疗渠道咨询寻求自愿死亡的人。

身患绝症的成年人需要两名医疗专业人员在他们的申请上签字,维多利亚州政府可能会帮助支付医生或申请者面对面会议的旅费。

但米卡科斯女士说,联邦政府需要考虑他们的立法可能产生的意想不到的后果,特别是在西澳州也通过了自己的安乐死法律的情况下。

她说:“现在是他们重新考虑立法的时候了,我们当然希望他们能非常认真地对待这个问题。”

她打算再次向联邦卫生部长格雷格·亨特(Greg Hunt)提出这个问题。

到目前为止,维州共有136人为执行安乐死参加预评估,但并不是所有人都都能继续到下一步。有19份申请被撤回,在某些情况下,一些人是死于其他方式或管理失误。

相关文章

用户留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