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中文网-澳洲新闻

澳洲金管局和银行撕逼, 贷款干预到底有没有用?

2019年1月31日 | 编辑: |

面对澳洲生产力委员会 Productivity Commission 和澳洲消费者协会 Competition Regulator发出的批评,澳洲金管局(APRA)发表回应,认为自己向贷款机构实施的贷款上限限制政策并不像前者说的那样,养肥了大贷款机构,而忽视了小贷款机构的利益。

在皇家银行委员会成员Hayne针对APRA而发起的质询结果报告发布之前,APRA反常的发起了一次针对自己宏观审慎监管政策而进行的测评。在评估中,APRA坚称自己对于住房市场的干预缓解了现有借贷情况所衍生的高风险,并且并没有过度缩减社会可获得的贷款数量。

2014年,APRA向贷款机构施加了一个“每年发放给房地产投资者的贷款数量增长不得超过10%”的限制,2017年又增加了一个“利息贷款占新增贷款比重不得超过30%”的限制。

APRA的主席Wayne Byres,悉尼人,在银行业内工作多年的金融系统管理专家,由于在维护银行系统健康运作方面工作出色,受到政府认可,将续约至2023年末。

去年年底,澳洲消费者协会主席Rod Sims指责APRA只专注于如何向客户稳定的施加负面影响,并让银行有机会提高利率,获得11亿澳元的额外利润。APRA回应称,随着银行互相争夺市场份额,其实他们早已授意放宽贷款标准。

在辩护中,APRA称“我们前几年对市场施加的干预有效提高了贷款门槛,降低了由于过度发放住房贷款而在银行系统中积累下来的风险”,但APRA同时强调,贷款产生的费用是各大银行自行做出的“商业决定”。

这份长达25页的评估报告除了用来回应消费者协会关于“APRA做决策时应该更加公开透明”的主张,还有一个目的则在于回应生产力委员会发出的批评,后者指责APRA的所作所为是一种“落后于市场变化并且对市场产生消极影响”的“迟来的无用干预”。

在各种质询中,APRA多次回绝了来意不明的建议,声称自己在制定政策时有专门考虑到对市场竞争方面产生的影响。并强调,市场竞争冲击着银行系统的稳定,鼓励银行通过降低贷款门槛而抢占到更大的市场份额,这正是APRA希望对银行放贷标准施加限制的原因。APRA还坦言,自己进行的干预事实上暴露出了银行系统中已存在的巨大风险:即之前那些高风险的借贷者,由于早年获得了利息贷款,相当于助长了房地产泡沫。

“目前以投机为目的的房地产借贷投资行为比例已经缩小了,但是考虑到利息贷款的比例,现有趋势会为银行系统性的堆高风险。如果APRA不进行干预,住房贷款的风险会继续飞涨,并超过其他贷款的风险程度,也将远高于家庭收入增长。这种情况可能会导致银行未来无力应对消极因素的影响,并且不利于整个房地产行业的长期稳定发展”

—APRA

现在银行分析师们都赶在下周的皇家银行委员会质询报告最终版发布之前帮银行制定出对策,而APRA则正在努力淡化各方对其“干预市场导致信贷数量大缩水”的担忧,APRA声称:总体上住房贷款数量还在稳步增长,我们进行的干预并没有过度影响可提供的贷款数量。

而澳洲储蓄银行早前因为降息,也被指助长了房地产泡沫。APRA对此回应:澳洲储蓄银行的行动是在严格管控下,其对于借贷者审核的标准变化并没有导致总体信贷数量出现波动。直到最近,总体房贷增长数量尽管经历了APRA干预,但是一直维持在6%-7%的增长速度上。

APRA还抢在皇家银行委员会的最终报告发布前就预判出报告内容,估计报告中会对“银行是否依法充分审核借贷者信息”这一点提出质疑。为此APRA强调,银行现在获得了借贷者更加全面的信息,并且也全部用于详尽审核之中,以降低借贷者无能力还贷的风险。除此之外,依APRA的要求,银行未来还会陆续提高门槛以降低信贷风险。

针对澳洲生产力委员会 Productivity Commission 和澳洲消费者协会 Competition Regulator 认为 APRA 向贷款机构实施的贷款上限限制政策养肥了大贷款机构,而忽视了小贷款机构的利益这一观点。APRA表示,这一计划之外的结果在一开始与银行谈判时并没有被提及,而随后的定价(pricing)行为之所以会出现,是因为银行声称无法按照APRA的要求那样将利率维持在一个稳定数字上。

而对于“小贷款机构在APRA的干预计划中被忽视”这一指控,APRA也回应称在他们施加干预的四年里,小贷款机构的市场份额一直有稳步提升,并且事实上APRA也酌情而对于小贷款机构进行更灵活的管控。

此外澳洲生产力委员会还曾指出APRA做决策时缺乏公开透明度,APRA反击称由于其所进行的市场干预中包含有首创性,APRA办公室其实有定期就其干预政策中的“基本原理”以及“对抵押贷款影响”两方面听取社会意见,途径包括讲座,出版物,以及定期跟议员成员沟通。

尽管阻力不小,但APRA主席Wayne Byres坦言,希望APRA所施行的干预政策,包括提高房贷门槛的决定能对房地产市场产生一个长远影响。

“一切都是为了澳洲银行系统健康运作,由于目前还存在着许多高风险的住房信贷炸弹,所以我们的“拆弹”工作仍然会继续”。

相关文章

用户留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