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中文网-澳洲新闻

澳洲人何时才能打上新冠疫苗?

2020年10月28日 | 编辑: |

联邦政府表示,在澳大利亚推广新冠疫苗可能需要多达12个月的时间,这取决于哪个候选疫苗最终证明是成功的。

尽管联邦政府此前称澳大利亚人明年第一季度即可接种,但本月初公布的新财年联邦预算案估计,“全民(population-wide)”疫苗接种计划将要等到2021年底才能落实。

这完全取决于成功的疫苗是否是“基于蛋白质的(protein-based)”。

那么这有什么区别呢?为何政府的[接种]时间表取决于其中一种疫苗而非另一种?

以下是你需要了解的联邦政府目前支持的疫苗,以及其他有希望成功的候选疫苗。

工业部长卡伦·安德鲁斯(Karen Andrews)说,医疗公司CSL和联邦科学与工业研究组织(Commonwealth Scientific and Industrial Research Organisation,CSIRO)已经准备好快速生产一种“基于蛋白质”的疫苗,就像昆士兰大学正在研发的那种疫苗一样。

但是,包括Moderna在内的多家制药公司正在试验其他疫苗,也就是众所周知的mRNA疫苗。

安德鲁斯女士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Insiders》节目,在澳大利亚生产这种疫苗需要更长时间。

“我希望我们能够在大约9个月到12个月的时间内做到,但我认为我们需要真正意识到,在疫苗这件事上,其中有许多变量。”

什么是蛋白质疫苗?
悉尼大学传染病专家罗伯特·布伊(Robert Booy)教授认为,蛋白质疫苗是业界的“黄金标准”。

“基于蛋白质的疫苗已经使用了几十年,这类疫苗被认为是安全的,并且可以有效地保护婴儿和儿童免受诸多感染,包括细菌感染,”他说。

冠状病毒,比如导致新冠肺炎的SARS-CoV-2病毒,通过所谓的“尖峰(spike)”蛋白侵入细胞,因此阻止病毒的一种方法就是阻止这种尖峰蛋白。

在冠状病毒感染健康细胞之前,基于蛋白质的疫苗会通过训练身体产生抗“尖峰蛋白”的抗体,从而阻止该蛋白的入侵。

政府支持的昆士兰大学疫苗就是基于这种方法。

 

什么是非蛋白疫苗?
最有希望成功的非蛋白质疫苗类型之一就是mRNA疫苗,即信使核糖核酸疫苗(messenger ribonucleic acid vaccines)。

这些疫苗有效地携带了制造蛋白质的分子指令,因此人体接收到该指令后就可以产生蛋白质。

原理是身体将把这种蛋白质视为外来物质,并触发免疫反应并产生抗体,就像基于蛋白质的疫苗一样,如果身体再次遇到病毒,抗体会学会记忆和对抗病毒。

悉尼大学韦斯特米德研究所(Westmead Institute)病毒研究中心主任托尼·坎宁安(Tony Cunningham)教授说,这就像试图阻止船只停靠(在这个类比中,船只是冠状病毒,码头是健康的人体细胞)。

“唯一的区别是,使用基于蛋白质的疫苗,你在体外生产并注射入体内,而使用mRNA疫苗,你可以让身体产生蛋白质,” 他说。

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和Moderna生产的一种领先的候选疫苗就是基于这种技术,该技术已开始第三阶段临床试验。

Moderna公司的疫苗是澳大利亚可以通过已签署的COVAX全球疫苗计划获得的其中一种疫苗。

此外,牛津大学的疫苗在技术上也是一种非蛋白质疫苗,因为它使用了所谓的“病毒载体(viral vector)”策略,这种策略将SARS-CoV-2的一小部分携带在来自黑猩猩的普通感冒病毒上。

但是卡伦·安德鲁斯在发表评论的时候主要说的是mRNA疫苗。

非蛋白质的新冠疫苗有可能成功吗?
虽然mRNA疫苗技术令人兴奋,但布伊教授警告说,这类疫苗从未成功制造和销售过。

“重要的是要意识到我们所有的希望都不是基于mRNA疫苗,事实上没有任何种类的mRNA疫苗用于人类的常规用途,”他说。

“因此,寄希望于mRNA疫苗来进行全人群保护的想法是很难站住脚的。”

“对于新冠病毒来说,mRNA疫苗可能是有效的,但是在我们对这种疫苗的有效性有信心之前,还要经历长时间的安全和有效性测试。”

他说,其他类型的疫苗更有可能作为第一选择准备好并安全交付。

澳大利亚联邦卫生部长格雷格·亨特(Greg Hunt)也将基于蛋白质的疫苗描述为“普遍的现实(broad reality)”,并在此基础上表示:“澳大利亚的疫苗生产将能够在2021年第一季度开始并顺利进行”。

为什么制造一种mRNA疫苗要花这么长时间?

答案很简单——因为它以前从未生产过。

CSL以往每年生产数百万剂的流感疫苗,这是一种有效的蛋白质疫苗。

因为澳大利亚,甚至全世界都从来没有开发过mRNA疫苗,所以需要对生产进行彻底的改革。

“他们(制药公司)需要扩大产能,扩大产品的种类——他们必须扩大、改进和改变生产过程,以生产mRNA疫苗,” 布伊教授说。

“对他们来说,生产蛋白质疫苗要容易得多——他们每年已经在生产数百万剂的流感疫苗了。”

相关文章

用户留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