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中文网-澳洲新闻

注意!维州这些地方不能去!病例激增或致疫情二次爆发,减缓经济复苏

2020年6月22日 | 编辑: |
在维多利亚州COVID-19病例激增的情况下,新南威尔士州州长拒绝了与维州设置强硬边界的建议,建议不要前往墨尔本或其外郊外感染热点地区。继周日确诊19例新冠病毒病例之后,维州在周一又确诊了16例,这令该州在过去八天中的新病例增加了176例。维州的大多数新病例都与家庭聚会有关。

新州州长Gladys Berejiklian一直批评南澳大利亚和昆士兰州对州际旅行的限制,而副州长 John Barilaro周一表示,新州正在密切关注维州局势,并不排除设置某些旅行限制。但是Berejiklian女士周一告诉记者,她不同意新州与任何邻州之间关闭边界。

尽管如此,她还是建议暂时不要前往墨尔本,特别是目前的六个新冠病毒热点疫区——

Hume

Casey

Brimbank

Moreland

Cardinia

以及

Darebin

地方政府辖区

“我们不建议人们去那些热点地区,维州政府和维州卫生专家当然也建议居住在那些热点地区的人们不要四处出行,”Berejiklian女士说。

“我们从一开始就说过,一旦开始放宽限制,我们预计病例数量将会增加。”

“我理解维州正在经历的事情,但不要认为它不会在新州或其他任何地方发生……只要少数病例,有几个人无意间传播了这种病毒,它就可能迅速发生,”

Barilaro先生此前曾拒绝排除会限制州际旅行,并承认维州COVID-19病例飙升“令人担忧”,是“真正的威胁”。新州在至周日晚8点的24小时内报告了2例新的新冠病毒病例,其中1例是正在酒店隔离的旅客。

另一例是一名来自悉尼西南部的三十多岁男子,其感染源仍然未知。

“他最近没有旅行,也没有参加任何群众聚会……他情况很好而且正在家中隔离,”新州卫生局的Jeremy McAnulty医生在周一的视频声明中说。

维多利亚州COVID-19病例激增引发担忧,即担心第二波感染会减慢国家经济的复苏并阻止原计划下旅行限制的取消。

继维州过去五天内记录了近100例新的COVID-19病例后,昆士兰州正在考虑何时重新开放州边境,而新南威尔士州州长Gladys Berejiklian则在周日寻求听取紧急情况通报。

维州在周末两天期间又记录了44例新感染——其中只有5例来自返澳的海外旅客——这导致维州政府对家庭聚会重新实施了限制措施,并推迟了原定于本周一起将餐厅和咖啡馆顾客人数限制从20人增加到50人的计划。

维州病例上升与其他州在过去一周几乎没有新感染形成鲜明对比,而且正值世界卫生组织(WHO)警告,随着人们对封锁的厌倦,大流行疫病正进入一个“新的危险阶段”。

联邦政府的主要咨询机构,澳大利亚健康保护委员会(AHPPC)在周日听取了有关疫情的通报,并指出许多墨尔本的地方政府辖区现在已成为“当前疫情关注的焦点”。

“AHPPC强烈禁止往返这些地区,直到社区传播被确认得到控制,”该委员会称。昆士兰州走得更远,将整个墨尔本地区列为需要在进入昆州时进行强制隔离的“热点”名单。

资源部长Keith Pitt说,墨尔本的“Black Lives Matter”抗议活动使得维州其他人无视卫生命令,因为在抗议期间,维州警察局决定不对违反社交距离规则的游行者处以罚款。“你在告诉人们他们不能与家人和朋友在一起,但你却要让30000人——其中很多属于高危人群——聚在一起抗议,” Pitt先生周日在接受《天空新闻》采访时说。

墨尔本餐馆Maha的老板Shane Delia表示,警察决定不处罚近两周前参加集会的人是“可悲的双重标准”。

“人们有权抗议和表达自己的意见,(BLM抗议)事业是绝对合理的,但基于每个人所作的牺牲,我们也对澳大利亚公众负有更广泛的责任,” Delia 先生说。“我的祖母三周前去世了,我甚至无法参加她的葬礼,然后看到成千上万的人把这一切都置于危险之中……这让我非常愤怒。”

墨尔本中餐厅Flower Drum的经理Jason Lui说,他对餐厅未能按计划从周一起可以容纳50人感到沮丧,因为新冠病毒的限制没有按计划放宽。Lui先生表示:“从我们作为商家的角度来看,在最后一刻突然反弹真令人沮丧。”

疫情恐可能蔓延现在开始令其他州和领地感到担忧。

“开放边界是我们最后才想做的事情,我们最不想的就是让很多人来这里度过学校假期,在我们的州传播新冠病毒,然后迫使我们倒退重施限制,” 昆州卫生部长Steven Miles说:“显然,维州发生的事情将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

昆州周日没有录得新病例,新州则进行了13,640例测试,记录了五例新病例。珀斯增加了一例新病例。而且所有病例都是最近返国正在酒店隔离区的旅客。

西澳大利亚州州长Mark McGowan也引用维州作为西澳可能延长边境关闭时间的原因。“显然,维州发生的事情使我们仔细考虑了我们所做的事情。我不想陷入维州的局面,”他说。

维州政府将该州处理危机的不确定性增加归咎于家庭成员之间病例的激增,过去五天有近100例新病例,与该州其他地区控制住病毒的地区似乎形成鲜明对比。维州收紧了限制并威胁将对有问题的家庭进行有针对性的封锁,特别是一些来自民族社区的家庭因为不了解风险或无视风险而忽略了当局的卫生建议。

维州首席卫生官布Brett Sutton在周末说:“这是一个转折点,我们需要牢记这一点。”

维州卫生官员还证实,在一名学校工作人员周日对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后,位于Epping的St Monica’s College将被迫关闭。但是,Morrison政府仍在敦促各州重新开放边境,以支持国家经济复苏并帮助陷入困境的旅游和酒店业。

财务部长Mathias Cormann说,澳大利亚是“一个联邦”。“看不到新州会因为维州的爆发有任何问题,”他说, “现在维州和新州之间没有边界(限制),而且从未有过。”

副首席医疗官Nick Coatsworth表示,维州COVID-19病例的增加对澳大利亚是一个“及时的提醒”,那就是社区对这种病毒“并不免疫”。

“这是一个及时的提醒,与所有澳大利亚人一样,我们在追求(降低病例)方面确实做得很好,这对我们的生活有一定的限制,但是在我们仍然无法对COVID-19免疫,仍然没有疫苗或有效治疗方法,并且在世界范围内病例持续增加的同时,这些限制将会继续存在,”Coatsworth医生说。

“而且这些限制对于控制病毒是至关重要的。”

“同样重要的是,对于那些取消限制的州,这并不意味着取消我们已经习惯的个人行为标准。”

相关文章

用户留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