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中文网-澳洲新闻

我是绿党候选人孙妍芳,请投我一票!

2019年5月3日 | 编辑: |

我叫孙妍芳,是一位具有二十五年在中国以外生活的老移民。

一九七九年考入西北农业大学,是中国文革后第一批正规录取的大学生,那时我们个个都是如同钻石般的宝贵。毕业后一定从事与自己学业相同的专业工作,被重用,被提拔。在经历了十多年稳稳当当的工作和生活后,一个挑战自我的念头浮现出来,决定去外面看看,世界到底有多么精彩。就以我的学历和专业经历,经过打分成功移民。

初来乍到,用我的资质寻找与专业相吻合的工作时,我所持的学历不被当地认可,在中国学说的英语,也被视为“外语”。

当初,我之所以想出到中国以外的国家生活,不是因为我在中国生活的不好,反而是在生活工作条件非常优越的环境,想了解一个更大的社会是怎么运作的。

因此,刚刚开始异国他乡生活,虽然不怎么顺利,这好像就是我要寻找的那个“挑战”,正是实现自我的一个机遇。加之这里清新的空气,广阔的人文空间、自由的思维模式,让我有足够的理由留下来。不能从事本专业,那就另辟蹊径,因此我们做起了各种小生意。

这条路子比起在中国的工作,艰难了许多,过程中有许多从未经历过的事情。正是这样的挑战开阔了眼界,亲身体验这个社会的民主平等、亲自动脑思考社会中存在的问题,亲眼目睹政坛风云变幻。

在所有经营过的生意中,有两个生意对我后半生人生的决策起到了重要作用。

第一个是亚洲食品生意。那时这种店很少。我的店位于Doncaster,是除了白马市以外,大东区唯一的亚洲食品店。在那里,我第一次认识了解了,中国或者中国内陆地区以外的毕人群体,包括广东人,香港华人,马来西亚华人,台湾岛华人。对于他们的了解,使我重新定义“华人”而非单単的“中国人”一词。

第二个生意是一个精品服装。这个店位于 St Kilda 区。在这里,我认识到这个社会低层人群的生活状态。美丽的海边风景,掩盖了多少丑陋与贫穷。在那个时段,墨尔本房价,不断飞涨。煤炭资源输出热火朝天,主流报纸以“Kangaroo ride on Panda”为题,形象地描述了当时的贸易关系。GFC与澳洲经济擦肩而过,人们欢呼雀跃着。从未有人质疑过,这样的经济繁荣,是本地生产力营造的吗?从未有人质疑过,虚假的房市带来的负面影响是什么?从未有人质疑,过于渲染的资产增值,使多少人背负沉重的贷款压力!

我坐在我的小店里只有叹息,然后总结出,只有交税并不是唯一的贡献之策。因为我怀疑我的税款被何人消费了,是不是合理地被消费了。

因此,有一天我决定,我需要的是一个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我能够喊出我想要说的,也可以代表一些不愿意发声和选择不发声的个体。

这个决定一出炉,我便关闭了我的小店,将存货捐给了一个慈善机构。开始了我的义工之路。今年是我第五年在当地政府一个养老院义务服务。三年前,我加入了绿党,并担任州政府大选和联邦大选候选人。

坚定地做好自己。不歪曲事实,用自己的智慧判断事非真伪,不人云亦云,不强拉硬扯。

相关文章

用户留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