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中文网-澳洲新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安乐死的最后一天应该如何度过?

2018年5月10日 | 编辑: | |

大家知道,维州是澳大利亚第一个通过安乐死法案的州,将于2019年开始执行。然后对于104岁的澳洲科学家David Goodall来说,他已经等不到那一天了。

David Goodall曾是西澳Edith Cowan大学的生态系统研究中心荣誉副研究员,他在102岁的仍然在大学工作。他曾经在全球五大洲工作和研究过,并撰写过130部科学著作。

目前已经104岁的David Goodall说,他非常后悔活到这把年纪。他虽然没有患绝症,但他的生活质量正在逐步恶化。

他说:

我不快乐。我想死。
这并不悲伤。
悲伤的是如果一个人被阻止。

上一周,David Goodall决定到瑞士实行安乐死。因为澳洲的安乐死还没有开始执行。

每年有几百人,很多是癌症病人,前往瑞士获得自杀所需的帮助。瑞士法律目前也允许所有书面文件要自杀而非被迫的人可以获得自杀协助。

David在昨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他已经做好准备了,可能是注射毒药,但这由医生决定。

他调侃说如果他能选一段音乐送他上路,他会选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随后还对着镜头用德语唱了几句。

他说,在他这个年纪,甚至不到这个年龄的人应该有自由选择死亡的时间,他很高兴明天可以终结生命了。

人类对生命的尊重随着历史的变化应该说越来越看重了,然后这并不包括对自杀和安乐死的认同,很多国家都没有通过相关的法律。毫无疑问,这给一些人带来极大的痛苦。在小编看来,对于生命的尊重自然也包括对选择的尊重。

相关文章

用户留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