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中文网

许宁行长漫谈澳洲政府的“拥抱亚洲”新战略

来源: | 时间:2012-11-20

  墨尔本著名的社会活动家,著名银行家,北京总商会筹委会主席 - 许宁行长日前向记者表示:近日(1028日),澳大利亚政府发布名为《亚洲世纪中的澳大利亚》白皮书,列出了针对澳大利亚各级政府、企业、联合会和民众未来13年(到2025年为止)的一系列目标。澳大利亚总理吉拉德表示,希望能抓住亚洲崛起的历史机遇,特别是通过发展与中国和印度的贸易,促进经济的进一步发展。21世纪被白皮书定义为“亚洲世纪”。许宁行长认为这一举措比较令人感叹:澳大利亚“变脸”了。


  白皮书如何描绘蓝图?
  这份白皮书长达300页,历时11个月撰写,包括《亚洲的崛起》、《亚洲未来展望》、《澳大利亚2025年展望》、《构建本地区的持久安全》等9个章节,展示了澳大利亚如何在亚洲世纪中成为赢家的路线图。吉拉德指出,亚洲崛起既是澳大利亚人的机遇,也是挑战。


  许宁行长说,澳大利亚国旗上醒目的米字,清楚表述了这个国家与英国的历史渊源。1788126日,英国人在澳大利亚杰克逊港建立起第一个英国殖民地,如今已变成澳大利亚第一大城市悉尼;这一天也载入史册,成为澳大利亚的国庆日。1931年,澳大利亚获得内政外交独立自主权,成为英联邦中的独立国家。目前,在外交上,澳大利亚坚持巩固澳美同盟、发挥联合国作用并拓展与亚洲的联系,着力推进“积极的有创造力的中等大国外交”。带着欧美烙印,大力亲近亚洲,是出于何意?白皮书又如何描绘蓝图?


  白皮书在5大方面提出了25个目标,涉及教育、经贸、外交等各个领域。包括让澳大利亚孩子学习亚洲语言及文化;商界和政府的决策人士应该具备有关亚洲地区的专业知识;鼓励澳大利亚与亚洲发展社会及文化联系,实现更为深层的外交关系等。吉拉德政府还将专门增加一个“亚洲世纪政策”部门,来迎接亚洲世纪。

白皮书还指出,澳洲政府希望到2025年,与亚洲地区的贸易额占经济总量的比重从目前的25%提高到三分之一左右的目标。白皮书提出,如果澳洲能够抓住亚洲崛起的难得机遇,到2025年,澳洲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能够从目前的6.2万澳元,也就是约合6.38美元增长7.3万澳元,约合7.5万美元。

白皮书特别指出,亚洲地区对澳洲矿产资源的需求为澳洲矿业带来了持续繁荣,而亚洲地区对澳洲的旅游业、食品供应、保健、老年看护以及教育等领域也有巨大的需求,希望这些领域也能像矿业一样,从亚洲的崛起中获益。白皮书认为,澳洲要吸引更多来自亚洲的投资,降低贸易壁垒,同时不建议改变澳洲对外商投资的相关规定,包括对海外国有企业投资计划的严格审查。

 

许宁行长向记者介绍说,白皮书对于华人移民的一大看点是:澳儿童应从小学中文

《亚洲世纪中的澳大利亚》在5大方面提出了25个目标,涉及教育、外交、经贸等各个领域。在所有这些目标中,让澳大利亚孩子学习亚洲语言是尤为吸引人眼球的一个,这些语言包括汉语、日语印尼语或印地语。此外,孩子们在校期间还应该学习亚洲文化。除了希望孩子们更加了解亚洲,白皮书还强调,商界和政府的决策人士也应该具备有关亚洲地区的专业知识。白皮书甚至还提出了非常具体的建议,希望未来澳大利亚200强企业董事会三分之一的成员拥有和亚洲打交道的丰富经验或者了解亚洲地区。


  联邦政府的宏大愿景(当中大部份都已开始进行)还包括放开地区内的旅游和商务旅行,将澳洲的免税门槛提高到“至少2.1万澳元”,废除印花税等低效的州税,并让每一所澳洲学校至少与一所亚洲学校建立合作关系,以促进亚洲语言的学习。

 

例如作为文化重新定位的一部份,澳广(ABC)和SBS将被要求“在他们的内容和节目的所有方面”提供更广泛的覆盖区域,“特别要注意新闻和信息的覆盖面”。许宁行长认为此举会逐渐改变白人社会对亚洲发展中国家的视角,在向民众传播“亚洲面貌”的时候,美好的事物会越来越多,而负面黑色的介绍会相对减少。许宁行长还调侃说,以后我们在看澳洲新闻的时候,就不会有“国际新闻恐惧症”了,意思是说,亚洲移民观看有关本国负面新闻报道的时候会很难堪,不舒服。

许宁行长对记者说,白皮书对于我们来讲还有一点比较实用,是关于教育产业的,即澳洲政府将在未来五年向亚洲国家提供1.2万个奖学金名额,以推动两个地区间的人员交流。此外,政府计划到2025年,让澳洲学校体系晋身全球5个最佳体系之一,并拥有10所全球百强大学。许宁行长指出,提到澳洲经济的创收,大多数人马上会想到矿业,然而教育产业也是澳洲政府一项重要的创收产业,没有污染,没有资产的消耗,每年数十万的海外留学生为政府源源不断地贡献着GDP和移民资源。而目前澳大利亚的众多大学中,在国际上能够享誉世界的只有区区几所,例如堪培拉国立大学,墨尔本大学,悉尼大学等。澳大利亚在和英国美国这些拥有数目繁多世界名校的国家竞争时,往往有些吃力,如果现在联邦政府把冲刺名校作为一个国家战略来搞的话,相信会吸引越来越多的海外留学生前来深造。

   许宁行长认为,对于中澳两国的重要关系,《亚洲世纪中的澳大利亚》白皮书至少还表述了以下几个要点:

1、使澳大利亚学生在小学及中学就可以学习到中文;

2、为至少一万两千名澳洲学生提供在亚洲学习的便利机会;

3、使中国公民更为便利地取得在澳工作和旅游签证;

4、为实现中澳自由贸易协定进行持续的、更有针对性的努力;

5、深化扩大双边关系,使用必要的方法推广澳大利亚并且保持其影响力,环境允许的情况下在沈阳设立领事馆;

6、优先发展与中国全面的双边协作关系;

7、支持中国参与地区的战略、政治以及经济的发展;

 

   许宁行长还介绍说,对于这份白皮书,澳中工商业委员会已经表示欢迎澳大利亚政府在亚洲的发展中所作出的积极推进,特别是在与中国的关系中,进一步提升澳大利亚的自身国力,以及教育澳大利亚的年轻一代。尤其欢迎白皮书中谈到的加快在澳项目审批过程,缩短中国公民取得赴澳签证的时间这一观点。

 

   许宁行长认为澳政府通过白皮书这一正式形式再次重申了一个已经得到广泛认可的观点——澳大利亚的未来在亚洲。其实,对于这一点,澳大利亚民众已经不需要更多的说服工作。大多数澳大利亚人承认,依靠亚洲新兴经济体,特别是中国,对于铁矿石、煤炭等资源和能源产品的强劲需求,澳大利亚不仅在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中“独善其身”,而且实现了连续21年不间断的经济增长。

  记者了解到,澳大利亚人常把自己的国家称作“幸运国度”,过去指的是澳大利亚幸运地拥有广袤的土地、丰富的资源、良好的气候,并且因为与英国特殊的历史关系,澳大利亚人天然地掌握了“正确的”语言——英语,跻身英美发达国家俱乐部。而现在,澳大利亚人不用再对远离欧洲和北美而悲叹,反而庆幸自己的国家“幸运地”坐落在亚洲的家门口。

  许宁行长指出,在欧洲陷入债务泥潭、北美经济复苏乏力的背景下,澳大利亚政府将未来的发展与蓬勃发展的亚洲紧密联系在一起,无疑是明智而富有远见的。其实,“朝亚洲看”和“拥抱亚洲”的政策,几十年前就有政客提出过,许宁行长向记者透露,维州前州长约翰.布朗别就曾经向吉拉德建议过此事(吉拉德总理早年间是布朗别的办公室主任),只是欧美的渊源让澳大利亚在朝亚洲走近的过程中步伐有些沉重。直到这次金融风暴席卷全球,澳大利亚才真正意识到亚洲才寄托了自己的未来。

  当下,澳大利亚如果想在亚洲世纪成为真正的赢家,就需要让亚洲国家感受到澳大利亚真心拥抱亚洲的诚意。真心拥抱,意味着放弃偏见,尊重差异,公平对待。

然而,当中国企业被拒绝参与澳大利亚的基础设施项目的竞标,当中国私营企业申请收购澳奶牛场或棉花田遭到澳政客和媒体的“动机”质问,就很难让中国民众感受拥抱的温暖和差异的尊重。

许宁行长认为,吉拉德政府此次“转向亚洲”仍是利字当先
  金砖国家中有两个是亚洲国家,金融危机的爆发使中国和印度成为21世纪全球经济的亮点,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了美国。白皮书称,将在2025年前实现澳元和人民币的直接结算。对此,许宁行长说:建立起与本地区最重要货币——人民币的直接联系后,澳中商业成本将降低,汇兑风险将减少。”澳大利亚正式将“拥抱亚洲”上升到了战略层面,不难发现,战略调整的关键仍是利字当先。


  从历史上看,大航海时代推动西欧快速崛起,19世纪之后,权力中心继续向西转移到美洲大陆。然而,上世纪70年代的经济危机使世界关注日本以及东亚“四小龙”创造的经济奇迹。21世纪初,反恐战争、金融危机、欧债危机,则进一步推动权力中心回到亚洲大陆。亚洲的自然资源、劳动力优势及广阔的需求市场吸引着投资者的目光,澳大利亚搭乘快车变得自然而然。


  不过,考虑到人口总数及GDP总量,相比于欧洲,亚洲依然贫困,创新力及可持续发展能力仍需加强。此时澳大利亚朝向亚洲,并不会改变国际政治体系,仅仅是战略调整中发展经济、追求利益的必然选择。所谓拥抱也只是伸出了手臂,是否真心仍需时间考验。近年来,亚洲特别是中国崛起带来的亚太地区形势新变化和中国国企投资等问题,经常成为当地各界和舆论关注与争论的热点。一些专家学者也坦言,澳中关系存在“经热政冷”的痼结,澳应寻求加强与中国建立相互信任关系。澳一方面宣称要与中国扩大和深化关系,但另一方面又抱着支持美在亚太地区主导地位的固定思维不放。在中澳建交40周年之际,澳频频高调宣扬高级政府官员访华时将手机、电脑等设备留在中国大陆境外,不能不使人对澳的“诚意”增加几分怀疑。

 

  许宁行长最后对记者说:就像白皮书强调的那样,澳大利亚需要加强对亚洲的认知。白皮书建议,到2025年,亚洲应成为澳大利亚学校课程中的核心部分;澳大利亚200强上市公司以及各联邦政府机构中有三分之一的董事会成员要拥有丰富的亚洲经验和知识。这都是很具体的目标,但一个根本问题是,对亚洲的研究和对亚洲知识的传授是建立在怎样的理念之上?如果在澳大利亚人眼里,亚洲还是“他者”,而不像欧美一样是“己方”,那么亚洲得到的拥抱就不会是完全真诚的,只会是功利性的。在功利基础上的互利合作可以开展,却不会深入和持久。

  拥抱亚洲,澳大利亚从心理上准备好了吗?

 

[打印] | [关闭]

    更多新闻链接